Tiff

一片坟地,里面藏着健康自由

慢慢


浮屠三生,黄粱一梦。

本文由好友e酱写于去年此日,一语成谶。今日再见,梦醒时分。
灵感来源:你的名字

“晚安。”微信界面还是停留在两天前的这句话上,罕见地打了个句号,很明显的赌气。张继科摇了摇头,无奈地看了看手机,这次小孩儿闹别扭的时间有点长,硬生生地憋了两天没跟他联系。

“终于放假啦,我王者又掉段了,还得靠雨哥带飞啦。”放缓了语调,想象着对面气鼓鼓的小模样,语气中不自觉夹杂着一点笑意。语音发送转了一分多钟之后,一个红色的感叹号出现在消息栏前面,张继科皱了皱眉头点了重新发送,这次的圈旋转时间很短,仍然是一个醒目的感叹号。“嘿,这小子还把我拉黑了?”疑惑地盯着满格的信号,从通讯录第一个调出了周雨的电话,短暂的盲音却使他不安起来,反复拨了好几次,都是持续的盲音,直到最后一次一声长长的“嘟——”,冰冷的女声彻底让他慌乱了起来。急匆匆地跟身边的人道别之后,张继科拿起衣服就冲了出去,坐到了车上才突然想到今天周末,周雨应该在国防大学主动加训,他的小孩儿一颗心心心念念的除了他,就全剩那颗小白球了,生活简单地连发泄方式都一成不变。

轻车熟路地赶到了国防大学的八一训练基地,出乎意料地没有堵车,一进门就正好碰到准备偷吃零食补充能量的小胖子,笑嘻嘻地跟他打招呼:“继科大哥今天怎么想到来这儿了呀。”张继科顺手将手里的巧克力递给他,一边张望着寻找熟悉的身影,一边随口抱怨道:“难得今天高峰期没堵车。”“诶?继科大哥听起来对我们这儿还挺熟的,您来找谁呀,总不能是专门来看我的吧,哈哈。”小胖子接过巧克力,吃的嘴巴鼓鼓的打趣他,咽下巧克力后,又凑到他面前补充道:“我们这儿也没堵过车呀。”

他诧异地看了一眼小胖,眯着眼睛一笑,变成熟悉的大小眼,伸手敲了敲小胖的头:“别贫了,我能找谁呢?周雨呢,今天没来训练呀?”

“周雨?”这下轮到小胖吃惊了,拿着半截巧克力瞪大了眼睛似乎很努力在脑海里搜寻这号人 物,“科哥你是不是找错地方了呀,我不记得八一有这个人呀。””

“你别和你雨哥串通好逗我啊。”张继科假装黑脸,粗声粗气地吓唬小胖,作势要收回小胖手中的巧克力。

“不是,继科大哥,您没睡醒吧?真的没有这号人物呀,我在八一呆了这么久,刚进的小队员我可能不太认识,其他都挺熟的呀。”小胖表情也沉了下来,有些急地跟张继科解释。

他的认真也让张继科觉察到了不对劲,他捏了捏拳头,稳住语气问小胖:“你们全运会团体的二单是谁?”

“周恺呀。”小胖疑惑地看着张继科,眼中带着些许担心,语气却没有犹豫,“不是,继科大哥,你失忆啦,虽然你俩没对上,但是我们团体还是对上了呀。”

“三单呢?”

“徐晨浩呀”

“全运会不是五个人么?还有一个呢?”张继科有些急地上前一步,近乎于逼问。

“廖泓然……啊。”看着张继科的反常,小胖有些犹豫,往后躲了躲,眼中的担忧更明显了,“继科大哥,你没事吧。”

“继科,你怎么来了。”王涛的声音往张继科炸的一团乱的脑子里注入了一泓清泉,他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拉住王涛的胳膊,也没顾得上礼仪:“涛哥,周雨去哪儿了呀?”抬眼却对上王涛的眼睛,满满的是他不愿意见到的,疑惑和担忧。

“不是,小胖,这不刚跟你拿全运会双打冠军么?还有15年和你一起参加世乒赛双打,决赛你俩和我跟许昕在打,就算人能忘,成绩是实在的吧。”张继科有些急了,一反平常稳重的形象,有些咄咄逼人。

“继科大哥,你别急呀。”受他的情绪感染,小胖也急了起来,“世乒赛双打冠军是你们没错,可是我没参加过世乒赛双打呀,今年全运我们双打也没拿冠军,我没必要骗你呀。”

“不可能呀,我手机里还有他夺冠的照片,他拍了好多张传给我的。”张继科急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哆哆嗦嗦地半天没能将手机解锁,王涛在旁边稳了稳他,好容易才打开相册。

张继科急着要点出全运会夺冠的照片向他俩证明,周雨这个人确确实实和他们一起并肩战斗过,在同一个领奖台上出现过好多次,可是点出小图的一瞬间,手机里的缩略图突然在他眼前以极快的速度一张一张消失了,张继科不可置信地点开了相册确认了一遍又一遍,关于周雨,一张都没有留下。无视旁边两个人的担忧,近乎疯狂地点开微信,想要确认他置顶位置的那个人曾经在夺冠的时候抑制不住表达的兴奋,可刚点开微信界面,从晚安的那个句号开始,他们的聊天记录一个字一个字地消失,像按了电影的快退键,无论张继科怎么操作,它还是以那个速度快速而均匀删除着,不留一点痕迹。在“周”字消失在他视线里的那一瞬间,张继科像一瞬间被抽掉了魂魄的提线木偶,呆呆地看着手机,半天没回过神。王涛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缓缓地抬起头,眼神无助地像个孩子,声音中隐隐带着点哽咽:“涛哥,我把小雨丢了。”

王涛没听清,以为他是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小胖在旁边慌忙张罗着出主意:“继科大哥怕丢东西,就都记下来,存在哪儿了。”“对对对,记忆不会消失的,我得赶快回去把他都写下来。”张继科连连点头,喃喃自语着,往门外走。

王涛担心张继科的状态,主动提出开车送他回去,张继科没有拒绝,乖乖地坐上了副驾驶,在手上一遍一遍地写着两个字“周雨”。王涛有些不忍心看他这副模样,知道现在也不能提周雨是谁来刺激他,于是故意打趣活跃气氛:“嘿,继科,你别说,你这车是真不错。”“现在知道不错了?早让你学驾照,你哥特别累的时候,谁给你开车呀。”意料之外的接话,语气轻松而调侃,要是在平时,小孩儿早撒娇“我哥开车世界第一好,我坐着就开心。”对了,奥运之后,他好久不坐自己的车了,从宿舍下来,为了避嫌自己跑去坐大巴,张继科也明着暗着抱怨好多次,小孩儿就挂在他身上耍赖,小话痨似的开始唠叨利弊,从要给科哥的迷妹留空间拍最帅的科哥,到……到什么来着,回忆的画面突然从脑海中断开,怎么也接不上,耳边唠叨的声音也开始有些陌生。“继科,我觉得你就是太累了,回家好好睡一觉就好了。”

“我也觉得可能是有点累。”张继科点了点头,揉了揉太阳穴,冷静的好像刚才那个惊慌失措的人不是他,下车后跟王涛道了谢,甚至帮他打了回家的车。刚乘上电梯,耳边开始回响着一个软软乎乎的声音,叽叽喳喳地兴奋着:“科哥,这房子真是666,瞧瞧这电梯。”开门的一瞬间,又似乎有一个大小伙子扑过来,光着一双大白腿,晃得人眼睛生疼,嘟嘟囔囔地跟自己抱怨着厨房的设施一点都不好用,刚又煎糊了一个鸡蛋。躺上沙发,又似乎有个小孩儿卧在自己的怀里玩儿着手游,这时候可能属了泰迪的,艹遍整个服务器,嚷嚷着要打爆一切……房间里每一个角落都有着他的身影,怎么会消失了呢?一定是那小傻子真的生气了,和别人串通好骗人的。张继科揉了揉太阳穴,躺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地想,睡一觉就好了。

半夜的时候,张继科是被冻醒的,没有记忆中开着的空调,也没有人给他盖上被子。周雨从没让他等过,每次约好了在家里见面,回来的时候总有通亮的灯光、暖暖的空调和窝在沙发里笑的傻乎乎的小朋友,暖呼呼地、气哼哼地叫着张继科。只有一次,他参加粉丝生日会拎着蛋糕回房间,打开门漆黑一片,但厨房里一片小小的蜡烛亮光暴露了小孩儿的惊喜,装出来的惊讶让他嘚瑟了老半天。吃了一大口蛋糕被自己抓拍下来,特别傻,被他洋洋得意地po在自己的朋友圈,傲娇地评价:蛋糕真好吃!傻气地快从头顶冒出泡泡,可是,这个小笨蛋,现在又在哪儿呢?

意识到黑暗让自己陷入某种思绪中无法自拔,张继科挣扎着起来,想为自己倒一杯热水暖暖胃,全身却像梦魇一般动弹不得,“科哥,都怪你,晚上看鬼片,我被鬼附身啦!”突然出现一个顶着鸡窝头的非主流少年,大眼睛下硕大的黑眼圈毫不掩饰自己的存在感,少年张牙舞爪地向自己扑过来,耳边响起了熟悉而陌生的哈哈大笑,似乎是年少的自己。而向自己扑过来的少年却穿过自己的身体扑向了后面,离自己越来越远,那笑声也开始渐渐淡了起来,这个少年似乎很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等张继科能动弹的时候,发现自己眼角冰冰凉凉,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淌,折腾了半天,喝下一大杯热水,好容易从脚底慢慢暖到了心脏,胃的熨帖感让他突然想到应该提醒某个人多喝热水,却看到屋子空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个人,只剩他一个人。

习惯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当你突然失去一个至亲之人的时候,最痛苦的时候永远都不是失去的那一刻,而是他渗透到你生活的点点滴滴,你做每一件同往常一样的事情,开心或者难过,都再也不会有一个人同你这样分享了。这几天的张继科就经历着这些,他不再玩儿手游,因为一打开游戏看着一堆好友邀约,竟然不知道能和谁开黑,没有一个小孩儿在旁边瘪着嘴嫌弃,又不厌其烦地换小号换英雄带飞:“又输啦!看吧,还是得雨哥带飞你。”,似乎这个游戏也一点滋味都没有。半夜时不时腰也会隐隐作痛,也不会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能敏锐察觉到自己疼痛的小朋友,一边给自己按摩,一边嘟嘟囔囔着乱七八糟的事情,骂着病痛,好像满不在乎的样子。却在采访时忍不住红了眼眶,叹着气对记者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好。”满满的无奈和心疼。而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经历过的,周雨的喜怒哀乐,除了他,没有人体会过,他们的生活中从来没出现过这么个人,日子也照常过着,张继科过了几天也开始慢慢尝试着接受这个事实,默默地把这些回忆压在心里,融入着周雨消失后的生活。

队里照常嘻嘻哈哈地准备外出,美其名曰搞团建,张继科正准备拒绝,肖指导从女队窜过来,顶着光亮的额头,操着一口川普,拍拍他的肩膀:你最近也正好散散心。他叹了口气,点了点头,看着队里的人惊讶的表情,他轻轻摇了摇头,他本来,也不是一个太合群的人,热热闹闹一阵,私底下便安静了下来,好朋友,挺多的,但是交心的,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啊。周雨呀。”他花了太多的心血去经营每一段重视的感情,也很幸运的这段感情得到了毫无保留甚至更多的回应,可是,现在他连他的名字都不太能念出口了。

“科哥,你按惯例和安哥住啊。”安排住宿的方博在一边站着在酒店分着护照,总觉得哪里没对,站在那儿分发护照的,经常都是那个脑袋上翘着根呆毛的小孩儿,默认一间房的也是他。不住一间房的时候,小孩还委屈死了跟别人抱怨都怪上面的安排。甚至想方设法埋怨室友打呼,半夜偷偷地和自己房间的师弟换了房。看着张继科沉浸在思绪中表情愈加严肃,方博小声地问了句:“科哥,要不,你自己一间?”“啊,不用了,走吧。”张继科拿了护照和房卡,低着头加快了脚步,闫安看他面色不虞,也没多说话,默默跟上了他。

一进房间,张继科就自己默默地看着窗外的月亮,一言不吭,两个小时后,终于主动开口跟他说了第一句话:“你说,一个活生生的人会不会突然消失呢?”

“周雨?”听到熟悉的名字,张继科蓦地抬起头,眼神中都是惊讶和喜悦,闫安连忙摆摆手,“我听肖指导说过,科哥,你最近老是提他。还说我们曾经一起长大,并称小三剑客,小时候我俩一起组的双打还很厉害。”

“我说过么?”张继科眼中满满都是疑惑,仔细地在脑内回忆着,发现自己关于周雨的记忆似乎开始于2015年,2015年前的影像模糊地像曝光的胶片,影影绰绰地什么都看不清。

“科哥,你前两天没事就提呢。我的周雨弟弟,我雨哥,我们雨,小雨,提到他的时候,科哥给他换了这么多个称呼,应该是很亲密的人吧。我对我女朋友也是,感觉怎么称呼都不够亲昵,所以想给她取很多昵称。科哥讲的细节太详细了,以至于我和身边的人都觉得这个人开始真实的存在了。奇怪,明明从来没和这个人相处过,却会有很熟悉的感觉,好像真实地经历过,一起过生日,一起打游戏,一起上领奖台,这些事情。”

可是,你说的那些事,我却开始记不清了。张继科没有回答闫安,只是默默地听着,自暴自弃地用力回忆着。

闫安也不在乎张继科的回答,只是默默地自言自语着:“那我就想呀,科哥或许在梦里面,或许真的有一个平行的世界真实地存在着这么个人,像科哥说的一样,喜欢穿科哥的衣服,喜欢跟科哥分享每一个生活细节,喜欢傻乎乎地放和科哥的自拍,微博、朋友圈、人人各记录一份,陪着科哥踩点早训,陪着科哥熬过了15年最艰难的那一段,陪着科哥见证了一段岁月。可是科哥,你有没有想过,可能就像肖指导说的那样,可能是你太孤独了。”

明显是肖指导派来的说客,他像那个小傻子一样把他们的事情跟自己熟悉的人分享了一遍又一遍,试图唤醒他们的记忆,找到周雨,却被人当成压力太大的臆想,连最相信他的肖指导也以为是他走到这个位置,无论是成绩还是人气的顶端所必须经历的释放压力的过程。

所以,为什么就没有人相信,在他一路走过来,最黑暗的日子里,他的生活中真的出现了一颗小太阳,在他封闭的阴霾的小房间中用力地透出一丝光亮,慢慢地暖化了最后一缕寒冰,扫去每个角落的阴霾。那颗小太阳能量不大,只能温暖他一人,却努力地足够地一只温暖着他一人。

“科哥,我觉得连你都可能不需要我了。”发微信的最后一天,小孩儿嘟囔着说些傻话,语气听不出有什么不对劲,“你有好多好多的世界,可是我只有一个世界。”以为他说自己只有乒乓球,张继科有些敷衍地开了个玩笑:“还有涛哥眼中他徒弟最好的朋友国超呢。”

“我认真想跟你说来着。”周雨语气中带着撒娇,如果当时张继科仔细听的话,能听到掩盖不住的失落和难过,“我在想,哪里有我的位置,好像哪里都不需要我。”

“你有你的继科哥哥呀。”节目组那边突然地对接使得张继科这边有些应接不暇,慌忙应付着周雨,想着和他见面的时候好好聊聊。

“唉”周雨长长的叹息了一句,然后语气恢复了轻松,“那哥你慢慢忙,早点休息,别熬夜,我明早训练,睡觉了。”

“你也别熬夜打游戏!”张继科沉下声音,装作很凶地样子粗声吓唬周雨,没有意料之中的撒娇,那头果断地挂了电话。等了一会儿,微信过来了一个郑重其事的晚安。如果那时候别把他的懂事当作理所应当,会不会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躺在床上,张继科睁着眼睛,感受着脑海里关于周雨的影像在慢慢地倒叙着消失,像抽走他灵魂似的。从最近在他家吃饭抱怨一边嫌弃厨艺不好,一边默默吃光了所有的菜,还理直气壮地不能浪费自己买的食材,到15年在阳台上边晒衣服边偷偷抹眼泪,一丝一丝地从回忆里抽离出去,一点都不剩,最后定格在两个穿着荧光蓝套装的修长身影,一步一步地往会议室挪,慢慢慢慢地走进一片惨白的背景里,逐渐消失不见。你看,小雨,我连回忆都留不住呢。最后一抹蓝消失在回忆中的时候,张继科像大病了一场,伴随着这一身冰凉的冷汗,慢慢沉浸在一片冰冷中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熟悉的消毒水味道灌入张继科的鼻腔,他皱了皱眉头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方博那张圆脸,感动涕零地:“科哥,你可算醒了,闫安那sb跟你说了些啥,你居然就激动地晕了过去了。”

“别胡扯了。”肖指导打断了方博的跑火车,扯着他徒弟的脸,腾出一只手关心地摸了摸张继科的额头,看恢复情况,“医生说你这段时间太累了,压力也挺大,有段时间没休息好,过度疲劳了。”

“嗨呀,科哥,我不该跟你讲周雨的。”闫安突然闯进来,还没进门就是一通道歉。

张继科本来饶有兴致地坐在病床上看着他们的打闹,突然的名字却让他皱了皱眉头:

“周雨……”

“是谁?”


——end——
设定是平行世界,就是这个世界没有这个人,所以你从另一个世界带来的记忆自然也是非常规会消失的

虽然这儿只是一片坟地,我还是想时不时炸个尸😂


雨夜幽丝:



“你来讲!”


姑娘你这配词,可真的戳死我了,各自安好吧

1234567-:

「看着蝴蝶扑不过天涯唯独怪时间真快」

最终还是要在各自的道路上自顾自往前走啊。

心情如简介,一片坟地,埋藏着我心里最好的健康和自由,一点私心,他们永远活在我的平行世界里。

祝幸福吧

夜空中最亮的🌟


       前方OOC预警,手推车预警|( ̄3 ̄)|请谨慎点击!!

       很早以前的一个梗,没有想到最后会写出来,感谢各位好基友的鼎力相催和盲目信任(⁎⁍̴̛ᴗ⁍̴̛⁎)

       全文走链接,这篇文注定看到它的人会很少,希望它能带给看到的你,一些美好的回忆,一些欢喜的时光(^з^)-☆

https://wx2.sinaimg.cn/mw690/abc38530ly1fon8gi3a26j20gycmjx6t.jpg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Lo主已疯不要理我

同周共继:

说点什么好呢?秀恩爱只服你俩!
图源见水印,不合适则删。

补档,接之前发的2012.8.2号的人人

所以对你温柔就最好了是吧(*^3^)

被自己蠢哭啊,发错图了
存档,肖爸的表扬
小雨今天要继续加油哦

【科雨】假车(一发完)

斯文禽兽眼睛科,嘻嘻嘻嘻嘻

Yiko:

翻车重发(´╥ω╥`)
链接评论自取。